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纳吉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3天前
2018年5月大选后不久,时任首相的马哈迪遂采取迅雷不及掩耳的雷厉行动,抄了纳吉的家,搜出巨额现款和无数的珍贵财物。7月3日,纳吉在家中遭逮捕,后被控3项SRC资金失信及一马公司贪污等罪状。 经多年多次反复审讯,2020年7月,高庭法官宣判纳吉因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洗钱案,被判滥权,洗钱等罪名成立。坐牢12年及罚款2.1亿令吉。 他于2022年8月开始服刑。后向国家元首请求特赦。 上个月29日,由时任元首苏丹阿都拉主持特赦会议。4天后,特赦局发表文告表示,有条件特赦纳吉,即刑期从12年减至6年,罚款则从2.1亿减至5000万令吉。 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一公布,马上引起舆论哗然,责问之声不绝于耳。 反应最强烈的,当推希盟的支持者:有如火山爆发似的,愤怒的火花四溢,他们指责希盟背判了人民。 他们对一马公司丑闻深恶痛绝,而希盟之所以能在2022年的大选中获胜,主因之一是希盟打着反贪腐的旗帜,扬言若胜选必履行反贪腐的诺言。 团结政府成立后,也信誓旦旦的强调:反贪腐和搞好经济并行。 岂知,言犹在耳,墨迹未干,政府才执政一年半,竟然宽恕了纳吉。而纳吉犯下的罪行是非常严重的,他利用首相的权力,从国库取了巨大资源。 蓝卡巴星表示,纳吉的案件,从高庭到联邦法院,总共经过9名资深的法官严谨审理后才定罪。其中一名法官形容,纳吉的罪行是国家的耻辱,其罪行的严重性在全球广泛传播,减刑深深破坏政府在打击贪腐方面的努力。 公民社会组织改革平台(CSO)指出,应该向人民交代减刑的理由,根据联邦宪法第42(9)条文,公众有权了解特赦的有关信息。 减刑已间接导致人民对政府处理国家有史以来最大的贪污丑闻一事失去信心,法律不应欺压穷人,帮助精英。 纳吉莸减刑,巫统声称将以行动寻求全面特赦,因为纳吉无罪,他受到不公的审判,巫青团长甚至高喊被耍了! 首相安华表态道,减刑是公平的决定,他尊重国家元首的特权;陆兆福呼吁大家冷静,说他了解支持者的不满,但那是国家元首的绝对权力。 捍卫自由律师团则非议道,他们企图将责任转移到国家元首身上,从宪法上来看完全错误,责任在联邦政府,不在国家元首。 安华的团结政府为什么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知减刑会引起极大的反应,还要硬着干呢? 道理很简单:为保政权。 不要忘记,不久前企图阴谋推翻现政权的迪拜事件。国盟等知道,要推翻政府,只要把巫统拉过来就可成事,而要拉拢巫统跳槽,喊话特赦纳吉是最大的诱惑力。 安华和扎希等很清楚,不特赦纳吉,留不住巫统,保不住政权、然而,特赦纳吉,将会内乱,政权也可能难保。 唯一两全的办法:减刑。 减刑既可部分化解巫统利益集团的猛烈攻势,又不至于引爆内乱。在当前的形势下,是唯一的选择,亦是无奈的选择。于是,精心策划了上述减刑的“好戏”。 至于这出“好戏”,会带来怎样的后果,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5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吉隆坡14日讯)一马公司(1MDB)前法律顾问卢爱璇供称,当年她将与1MDB投资相关的文件备妥后,她会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住家门口和在逃大马富商刘特佐见面,并将有关的文件交给刘特佐,以在文件上取得纳吉的签名。 她说,她没进入纳吉的住家,而是在刘特佐的要求下,在纳吉位于吉隆坡大使路Langgak Duta的住家门口,将优先股股东的特殊赎回权书面决议(SRRP)和控股公司代表的议事录(MR)交给刘特佐。 她忆述,有一次,她在纳吉住家门口等候,刘特佐从纳吉的住家出来,向她取得有关的文件。 纳吉被控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今日续审。51岁的卢爱璇是此案第50名控方证人,也是1MDB丑闻的关键人物之一。身穿黑色套装的她,今日继续出庭供证。与刘特佐一样,卢爱璇自2018年第14届大选前离马后,行踪一直成谜,并和1MDB案与SRC国际案件其他嫌犯,齐齐沦为国际通缉犯。 内政部长拿督斯里赛夫丁在去年7月12日,证实卢爱璇已被吉隆坡警方逮捕。 卢爱璇今日在主控官迪巴副检察司的引导下供证时,核实一份志期2012年2月8日的1MDB董事会特别会议记录。 她证实,她有出席当天的会议,只是告知董事会有关“PITA”或沙地石油公司(PSI)项目的发展,也就是讨论1MDB 和 PSI 收购沙地石油服务有限公司( PSOSL )事宜的最新进展。 她说,在上述会议之后,1MDB时任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尔指示她备妥两份Turin项目文件,也就是SRRP和MR,以让作为1MDB股东的纳吉签署批准。 “就此而言,该文件由纳吉以优先股股东代表和普通股股东代表的身份签署。” 卢爱璇供称,在2012年和2013年,由她备妥的文件,即SRRP和MR在打印出来后,装入一个塑料文件夹. “我会将有关的文件亲手交给刘特佐,交接地点包括了纳吉位于吉隆坡大使路Langgak Duta的住家。 “不然的话,我会将塑料文件夹交给刘特佐指定的任何人,而该名人士会将文件交给刘特佐以在文件上获得纳吉的签名。” 她说,刘特佐在获得纳吉的签名后,会把有关的SRRP和MR文件交给她或通过其他人交给她。 “如果没有交给我,刘特佐则会通过黑莓手机即时通讯软件向我发送消息以确保有关的文件已提交给1MDB办公室,以采取进一步行动。” 她指出,每一次取回SRRP和MR文件时,这些文件都已取得了纳吉的签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